实拍:轻型飞机完成紧急防疫物资运输任务
来源:实拍:轻型飞机完成紧急防疫物资运输任务发稿时间:2020-03-27 02:21:14


△ 当地时间3月26日,澳大利亚墨尔本,空荡荡的维多利亚女王市场。

莫里森当天还宣布禁止超过100人的不必要室内活动,包括婚礼及宗教活动。

与大多数学校已开学的美国不同,那时澳大利亚的学校开学在即,本是留学生的返程高峰。而澳大利亚政府在离开中国后到第三国停留十四天之后是否可以入境这一问题上一直没有明确答复。一部分临签持有者等不及政府正式回复,自行前往第三国停留。对中国施行免签或落地签的泰国、马来西亚、阿联酋、柬埔寨等地成了热门选择。而我则选择暂时留在国内观望事态发展,毕竟当时距离开学还有一个月。

△ 当地时间3月24日,澳大利亚悉尼,行人通过中央车站,自动保持安全距离。

2月22日,禁令仍在继续,我登上了前往泰国曼谷的航班。平日里人潮涌动的机场异常冷清,当天的国际出发航班只有三班。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曼谷街头的车水马龙,当时全泰的35例确诊病例似乎并没有引起民众的恐慌。

在曼谷的两周时间里,全球疫情变化很快。当国内的每日新增降为个位数时,意大利、韩国、伊朗成为了新的重灾区。当地时间3月3日,一名在迪拜停留后返澳的中国留学生确诊。随后,陆续有从意、韩、美、英等国返澳的公民确诊。留学圈中开始议论:现在的澳大利亚还安全吗?

△ 当地时间3月25日,澳大利亚悉尼一中心商务区的十字路口,过街提示按钮上贴有“不要触摸按钮”的提示语,减少公众接触。

有了第一批吃螃蟹的人的捷报,我也开始打算前往第三国进行中转。

覃绿对民警说,他和阿红结婚十多年没吵过一次架,两个孩子也不能没有妈妈,希望民警解救阿红。

当地时间3月8日晚,我戴上两层口罩,一双手套,动身前往曼谷素万那普国际机场。由于材料齐全,我很顺利地拿到了前往墨尔本的登机牌。当地时间3月9日中午,航班抵达墨尔本机场,海关工作人员仅询问了我离开中国内地的日期便给予放行。入境大厅内,我没有看见任何防疫措施。曾经我以为走出机场就能松一口气,那时我意识到,这仅仅是个开始。